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糖尿病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2|回复: 4

秋叶化作黄金甲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1 17: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_7446-02.jpe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6:53
  • 签到天数: 977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灵魂人物

    发表于 2018-10-11 18: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秋叶化作黄金甲

    一叶黄金甲能换多少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3 11: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3 11: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4 09: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歌德《银杏叶》一诗的三种翻译与联想

    李士勋

    像莱布尼兹从法国传教士的书信了解到《易经》八卦的阴阳排列并发现中国人早就懂得而且运用了他研究多年的二进制原理而感到无比惊叹那样,歌德在欣赏银杏叶时顿悟出其中包含的“一分为二”与“合二而一”哲理而感到兴奋不已。歌德赋诗赞美银杏叶的美丽和哲学内涵,也把银杏叶比喻为情人之间难分难舍的情谊。他把这首诗写在一张纸上,把两片银杏叶贴在诗下面,赠给自己的情人玛丽娅娜·冯·魏尔玛,时间是1815年9月15日。
    下面我把诗人冯至和上海翻译家钱春绮的译文提供给大家并附上我的尝试。

    歌德的银杏叶一诗原文和手稿原件

    GOETHES GINKGO BILOBA
    Ginkgo Museum

    Ginkgo biloba

    Dieses Baums Blatt, der von Osten
    Meinem Garten anvertraut,
    Giebt geheimen Sinn zu kosten,
    Wie’s den Wissenden erbaut.

    Ist es ein lebendig Wesen,
    Das sich in sich selbst getrennt ?
    Sind es zwey, die sich erlesen,
    Daß man sie als eines kennt ?

    Solche Frage zu erwidern,
    Fand ich wohl den rechten Sinn;
    Fühlst du nicht an meinen Liedern,
    Daß ich eins und doppelt bin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AD 1815 - gewidmet
    Marianne von Willemer

    三种译文

    1、
    《银杏》
    歌 德著
    冯至译

    这样叶子的树
    移植在我的花园里,
    叶子的奥义让人品尝,
    它给知情者以启示。

    它可是一个有生的物体
    在自身内分为两个?
    它可是两个合在一起,
    人们把它看成一个?

    回答这样的问题,
    我得到真正的含义:
    你不觉得在我的歌里,
    我是我也是我和你?

    2、
    《银杏》
    歌 德著
    钱春绮译

    这样叶子的树从东方
    移植在我的花园里,
    叶子的奥义让人品尝,
    它给知情者以启示。

    它可是一个有生的物体
    在自身内分为两个?
    它可是两个合在一起,
    人们把它看成一个?

    回答这样的问题,
    我得到真正的涵义;
    你不觉得在我的歌里,
    我是我也是我和你?

    3、
    银杏叶
    歌  德著
    李士勋译

    这棵树,从东方
    移植到我的花园里,它的叶子,
    有一种耐人寻味的神秘含义,
    好像它要给会心者以启迪。

    它可是一个活的生物,
    自己从内部一分为二?
    它可是两个自愿合而为一,
    人们把它们看作一个?

    回答这样的问题
    也许我发现了正确的含义;
    你没感觉到在我的歌里
    我是一个也成双成对?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
    公元 1815 —— 献给玛丽娅娜·冯·魏尔默

    [附网上找到的英译文供大家参考]

    Ginkgo biloba
    Goethe

    This leaf from a tree in the East,
    Has been given to my garden.
    It reveals a certain secret,
    Which pleases me and thoughtful people.
    Does it represent One living creature
    Which has divided itself?
    Or are these Two, which have decided,
    That they should be as One?
    To reply to such a Question,
    I found the right answer:
    Do you notice in my songs and verses
    That I am One and Two?

    几点说明和联想

    要理解歌德关于银杏叶形状的比喻,可以参考歌德代表作诗剧《浮士德》中关于两个灵魂的描写。其德语原文是:
    Zwei Seelen wohnen, ach! in meiner Brust,
    Die eine will sich von der andern trennen;
    Die eine hält, in derber Liebeslust,
    Sich an die Welt mit klammernden Organen;
    Die andere hebt gewaltsam sich vom Dust (= Staub) Zu den Gefilden hoher Ahnen.
    (Faust I, Vers 1112 1117)

    在郭沫若《浮士德》(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北京)译本中,这段译文是:
    “有两种精神居住在我们心胸
    一个要想同别一个分离!
    一个沉溺在迷离的爱欲之中
    执扭地固执着这个尘世
    另一个猛烈地要离去凡尘,
    向那崇高的灵的境界飞驰。”
    (《浮士德》,诗句1112-1117行)

    在绿原《浮士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北京)译本中,这段译文是:
    “在我的胸中,唉,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想从另一个挣脱掉;一个在那粗鄙的爱欲中以固执的器官附着于世界;另一个则努力超尘脱俗,一心攀登列祖列宗的崇高灵境。”

    诗难译,歌德的《浮士德》尤其难译。这两位诗人的译文各有短长,但互相补充,可帮助我们在理解这段诗的时候参照。郭(沫若)译更富于诗意,绿(原)译更忠实原文。
    郭译第一句中把Seele(灵魂)译为“精神”(不能说错,但德文中“精神”更多情况下译为der Geist);把“我”译成“我们”,人称有误;在第四句中漏掉mit klammernden Organen——绿原译为“以固执的器官”(笔者以为:也许译为“以执拗的感官”加郭译更好)。最后一句Zu den Gefilden hoher Ahnen更准确应该是“向崇高祖先的极乐世界飞驰”,因为“崇高的”一词是修饰Ahnen(祖先)的。绿(原)译把heben(升高、上升)译为攀登不如郭译“飞驰”传神。综合以上两位诗人的译文,窃以为这样译也许更美、更真、更传神:

    “唉!我胸中住着两个灵魂,
    每一个都想同另一个分离!
    一个沉溺在粗鄙的爱欲中
    以执拗的感官固执着尘世
    另一个要猛烈地脱离凡尘,
    向崇高祖先的极乐世界飞驰。”(李士勋译)

    现在我们再来阅读歌德关于银杏叶的描述也许更容易理解了。
    关于冯先生和钱先生的译文,我认为冯先生的译文很有诗意,他把最后一句加以引申发挥,跳出原文,用“我”与“我和你”代替“ein(一个)”与“doppelt( 成双成对的) ”使人感到诗人在对情人说“悄悄话”。但我愿意忠实于原文,这样也算是一种译法。钱先生的译文只是补充了冯先生译文中漏掉的“der von Osten (从东方)”和把“含义”改成“涵义”。不过,他们两位似乎都忽略了原文第二节第三句中的后半句die sich erlesen(自己选择)和第二节第四句中的sie(复数“它们”指前一句的zwei“二或两个”);第三节第二句中的小词wohl(也许,大概)也未译出。
    我不能对英文进行切中肯綮的判断,可我觉得英译文在最后两句中没有把反问句式表达出来,而且没有用“感觉”一词,特别是在最后一行中用Two代替的doppelt (double)都离德文原文远了一点儿,不知这种感觉对否?
    衷心希望我的德文老师杜文棠和林荣远老师以及德文班的同学们指正。我附上英文自然希望英文系的老师和同学们参与讨论。可以肯定,歌德的这首诗也早已被译成法语、西班牙语、日语和俄语等世界各种语言,其他语种的同学们参与这首诗的翻译讨论也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
    我相信,经过这样一番讨论,我们捐赠给母校的五棵银杏树在我们心目中的含义将具更刻更具象,犹如树枝上那无数美丽的叶子蕴涵的哲理那样象征着母校与学子、老师与学生、同学与同学的亲密情谊!以后,当我们重返母校、在那几棵树下流连忘返散步交谈时,将会顺手捡起一片金黄的叶片,带回去夹在书中,或者像歌德那样贴在诗稿下面,赠给老师、同学或者自己的缪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甜蜜家园糖尿病论坛 ( 京ICP备12007430号-1  

    GMT+8, 2018-12-16 16:32 , Processed in 0.166497 second(s), 4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